<form id="9v9vf"></form>

      <form id="9v9vf"><nobr id="9v9vf"><nobr id="9v9vf"></nobr></nobr></form>

        <address id="9v9vf"><nobr id="9v9vf"><nobr id="9v9vf"></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9v9vf"><nobr id="9v9vf"><menuitem id="9v9vf"></menuitem></nobr></address>

          光明網評論員:如此違法已至荒誕,怎么還振振有詞

          • 時間:2020-11-22 18:37
          • 字體:[ ]
          • 視力保護色:

          【閱讀提示】咸寧一涉黑案由二審法院副庭長一審,法院回應:不影響上訴

            光明網評論員:昨天(11月19日)有媒體報道說,湖北咸寧一涉黑案的(兄弟)兩被告,一審均被判處20年有期徒刑,然而,該案一審的主審法官竟然是二審法院的刑一庭副庭長。更讓人驚詫的是,法院竟然對此回應稱,這并“不影響上訴”。報道稱,湖北省咸寧市赤壁市法院在8月審理的一起涉黑案,審判長為掛職該院副院長的一名法官,而這名法官在今年6月已被咸寧市人大常委會任命為赤壁法院的上級法院——咸寧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的副庭長。

            這種顯見的悖逆法理、違背法律精神及其規定的行為出自一家地方法院,其所在地的法治狀況如何,值得細究。因為這樣一起案件,從立案到公訴,從庭審到判決,其間公訴人、律師等訴訟參與者乃至法院審委會,都沒有意識到由上訴(二)審法院的法官來充任初(一)審法院主審法官有什么“不妥”,或者意識到了沒有當回事而提出,或者提出被無視或忽視,由此才可至一審判決之后竟還認為“不影響上訴”的荒誕結果。

            設立程序法的意義之一,就是保障訴訟當事人的權利,其中主要是被告人的權利。為此,法律賦予被告人及其律師的一項重要權利,就是可以請求庭審法官回避。而實際上,像上述這種顯見“不妥”的做法,作為“知法”的法律執行機構,自應在庭審法官安排上將此“瑕疵”剔除在外,不能“帶病”開庭,更不能懷有僥幸心理進入法庭審理階段,視被告及其律師是否主張權利而決定調整庭審法官與否。

            在此,任何有關上述參與初(一)審的這名主審法官,雖是上訴(二)審法院的法官,但此案的上訴(二)審庭審并不一定由該法官出任庭審法官,因而“不影響上訴”的辯解都是違背法律精神及其規定的。程序法的“繁文縟節”,從法律所要實現的實質正義的角度而言,都是必不可少的。程序法的意義,恰在這些看似繁文縟節的細節當中,并且也正是以這些繁文縟節來保證當事人的權利,以此排除和杜絕一切給當事人權利帶來損害的“可能”。

            程序法的立法原旨之一,就是在訴訟程序上排除任何損害當事人權利的“可能性”。否則,法官回避制度的設立就毫無必要。因為任何以法定理由而被要求回避的庭審法官,都只是在形式上具備不利當事人權利行使的“可能性”。當然,這種“可能性”的現實翻版,都是法律所禁止或予以制裁的行為。

            在此,也有必要思忖一下官員“掛職”中的職務行為以及責任承擔問題。類似法院、檢察院上下級單位之間的關系,并非像其他上下級單位之間那么簡單。因此,官員的“掛職”安排,必須符合相關法律規定。


          免責聲明:

          本網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圖表等,均屬公益,轉載上述內容均需注明《孝德網》或原出處。?聯系電話:0712-2856409? 投稿郵箱:xg9961@163.com

          日韩亚洲欧美高清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