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v9vf"></form>

      <form id="9v9vf"><nobr id="9v9vf"><nobr id="9v9vf"></nobr></nobr></form>

        <address id="9v9vf"><nobr id="9v9vf"><nobr id="9v9vf"></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9v9vf"><nobr id="9v9vf"><menuitem id="9v9vf"></menuitem></nobr></address>

          溶洞里非法建酒窖,執法部門為何坐視不管

          • 時間:2020-11-14 19:55
          • 字體:[ ]
          • 視力保護色:

           作者:熊志

            近日,貴州省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損害生態環境的公益訴訟案。據了解,從2015年底到2017年,遵義市習水縣習酒鎮八一村村民肖氏父子占用林地和耕地非法建設山莊,經營餐飲和住宿,并非法開發喀斯特溶洞,用于養殖娃娃魚、修建酒窖。

            泥柱直插進巖體,鐘乳石被攔腰切斷……在生態脆弱的喀斯特溶洞內,這對父子居然別有洞天地修建山莊和酒窖,全然不顧對生態環境可能造成的危害,以及誘發的自然災害風險。

            從后果來看,肖氏父子的破壞行為,已經造成了明確的負面連鎖影響。比如去年8月當地發洪水時,由于洞內改造,天然行洪道被破壞,水流受阻產生水位升高的現象,所幸被困村民被安全轉移。

            不管是非法開發溶洞,還是占用林地耕地,都是明目張膽的違法行為。但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在施工建設期間遭遇了勸阻,他們仍然偷偷建設,直到對外營業。從這一細節來看,這對父子著實是膽大妄為,但它從側面也說明,監管執法部門存在著明顯的失職。

            事實上,非法占地、開發建設的時間在2015年到2017年,中間持續兩年多。而且早在開建的時候,所在村莊就已經知情,并且有多個職能部門前來制止。那么該追問的是,既然已經知情,為何沒能強力干預,而是坐視溶洞里的酒窖在監管部門眼皮子底下建起來?

            林地和耕地的保護紅線自不用說,像喀斯特溶洞,本身就是生態敏感脆弱區。在《環境保護法》中有明確規定,各級人民政府對具有代表性的各種類型的自然生態系統區域,具有重大科學文化價值的地質構造、著名溶洞等自然遺跡,應當采取措施予以保護,嚴禁破壞。

            因此,對于肖氏父子的非法行為,職能部門在知情的前提下,就理應及時強力制止,勒令恢復原狀,消除生態影響,而不是口頭阻止了事。可以這樣說,肖氏父子的膽大妄為,正是監管執法不作為縱容的結果。而監管的嚴重缺位,也難免讓人懷疑,背后是否有利益牽涉。

            現在經過法院審批之后,肖氏父子終于付出了應有的代價,逾期未能修復,將面臨160余萬元懲罰。但如果前期職能部門果斷出手,叫停非法開發,完全不至于到這一步。執法的不作為無疑造成了司法資源的浪費,而且對河道、巖體、鐘乳石等造成的破壞,再怎么修復,有些影響都是不可逆的。

            其實在《環境保護法》的開頭部分,就明確提到,“環境保護堅持保護優先、預防為主”。所謂預防為主,正是要求地方職能部門提前安排,對任何可能產生危害的開發行為,做好前端預防和治理工作。一旦等到破壞發生,修復成本將極高,罰再多的錢可能都為時已晚。

            不管怎么說,這起案例提供了一個負面的警示:要讓企業和個人遵守生態環保規定,就應該樹立明確的紅線,用高壓姿態來進行環境治理。為了地方的經濟利益,或者因為私下存在利益輸送的原因,而對非法開發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最終只會造成更大的環境傷害。(熊志)


          免責聲明:

          本網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圖表等,均屬公益,轉載上述內容均需注明《孝德網》或原出處。?聯系電話:0712-2856409? 投稿郵箱:xg9961@163.com

          日韩亚洲欧美高清无码